昨日

昨日,一位单班“的哥”给记者算了笔维保账。他所在的公司大约有四五千辆出租车,车型以伊兰特为主,其余还有桑塔纳3000、爱丽舍、索纳塔等,约七成都是单班司机,不到三成是双班司机。5月,公司指定的保养店贴出通知,保养费从每月120元涨到150元(5000公里一保)。“保养主要就是换机油机滤,我看了看大桶散装的机油,成本不会超过百元,机滤大约在二三十元。同等的机油机滤保养,在汽配城只需要100元左右,何况我们公司那么多车去保养,更应该是批发价才对。就按至少我们公司有4000辆车来算,一个月涨30元,光保养这项公司每个月就能多收12万元,一年就是144万。”

自本报上周报道了部分出租车公司暗涨维修保养费甚至私自涨份儿钱的情况后,新京报、京华时报、北京交通台等媒体都纷纷对此聚焦报道,人民日报、21世纪经济报道、央视网新闻中心的官方微博也都转发了

“上面的政策好,别到下面就变了味儿”、“受伤的不要还是乘客,希望切实解决打车难问题”、“私人承包和公司承包出租车并轨运行吧,互相竞争”、“涨价后也坐过几次出租,有意无意和司机聊聊出租调价的事,的确大都反映公司以各种名义变相加份儿钱。政府如果不出面干涉,老百姓多付的出租钱岂不又便宜了出租车公司?”……记者在人民日报官方微博评论中看到,很多网友都期待这次针对打车难的改革能达到最好效果,不要让出租车公司“分食”了本应属于的哥的收益。